融2900万 非码平台1秒并发2.5万笔交易 帮3万门店销120亿

2017-04-11 17:13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付文学

2015年圣诞前夕,一辆由上海开往温州的高铁呼啸而过。餐车内,Derrick与同事相对而坐,商量着如何与即将见面的客户洽谈。恰在此时,一条打款短信不期而至,公司账面多了100万元。

就在翻看短信内容时,他收到了来自投资方的圣诞祝福微信。当月,非码完成720万元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英诺天使基金、可可资本和香樟投资。

巧合的是,一年后的圣诞前夕,非码再获资本垂青。这一次,团队共收获2900万元A轮融资,投资方为复容资本、华软创投。

3年前,Derrick创办非码。它通过自主研发的非码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,将线上与线下、门店与平台、品牌和渠道等多方打通,为门店提供互联网化整体解决方案和运营支持服务,涵盖收银、码券、外卖、顾客管理等互联网业务。

截至目前,项目已服务46个品牌商家,覆盖30000多家线下门店。平台每秒支持并发2.5万笔交易,月均交易6500万笔,累计完成120多亿元交易额。


注:Derrick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

2013年9月,在跟朋友的一次聊天中,Derrick得知支付宝条码支付将于当年年底开放。彼时,他任某电子凭证服务公司华东区销售总监,先后负责河南、山东、南京等地的推广业务。

他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发展机会。此前,因业务原因,他曾接触大量实体门店。后者多采用现金结算形式,找零等环节费时费力。“如果接入条码支付,可减少顾客排队等待时间,提高收银效率。”

同时,他知道门店对电子卡券需求巨大。然而,门店与互联网业务平台、银行、电信运营商等第三方机构的对接流程繁琐,核销复杂,一旦对顾客所持卡券的来源渠道判断失误,将造成账务结算不清。

基于这两点,Derrick打算做一个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。一方面,接入支付宝等平台,为门店开通线上支付业务;另一方面,对接互联网业务平台、电信运营商、银行等第三方机构,帮助门店开展卡券业务。

不过,他坚决不做硬件。原来,他发现门店为核销各类卡券,需放置不同的终端设备,既给业务员的操作使用造成了困惑,也不便于顾客体验。

Derrick设想的是将平台与门店POS、ERP及财务系统打通。“以插件形式接入,可远程升级。”

他的想法得到了朋友的支持。对方经营着一家淘宝代运营公司,极力支持他外出创业。于是,拉上曾在华为、微软等任职的三个小伙伴,他们在公司尚未成立的情况下,着手系统研发。

2014年3月,系统正式上线。它与支付宝打通,当收银员用扫码枪扫描顾客手中的二维码后,系统自动记录交易金额,自动完成对账、监控等操作;同时,门店可在线对卡券渠道、类型、状态、数据进行统一管理和一键核销。


4月,团队收获了一笔金额为600万元的合同。然而,所有合同及款项均被挂靠在合伙人的公司。后者却想独占项目和团队,打算将Derrick挤走。

沟通未果,Derrick只好带团队出走。借助此前开发的非码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,他们重新开展业务。

为此,团队一家家客户登门拜访。然而,客户要么顾及其公司规模小,要么认为自己不需要。团队只能一遍遍沟通,强调自己提供的是整套解决方案,而不是单一产品。

至2014年底,非码共对接互联网业务平台、银行、电信运营商等40余家卡券合作机构,服务便利店、商超和快餐店等6个品牌商家,覆盖3000多家门店。

非码签约麦当劳

次年初,非码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打通微信支付。同时,为满足门店和消费者更好的体验,团队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协商,实现一键支付。此时,当顾客在门店消费时,不管使用微信还是支付宝,后台均会自动识别和记录。

4月,麦当劳(中国)公开招标,寻找门店互联网化解决方案提供商。抱着尝试的态度,团队参与交流,但公司成立尚不足两年,且未进行信息安全认证,而这些恰恰是麦当劳对供应商的要求。

过程出乎意料。麦当劳认可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,并提报总部审批。不过,彼时的非码仅有25人,对方难免心存疑虑,特意跑到南京研发中心考察。“那是一处100平米的居民楼,所有员工在里面同吃同住。”

两个月后的一天,Derrick突然收到营销总监转发的邮件。初始发件人为麦当劳总部,营销总监在转发时加了句“好像中标了”。“内容仅提到了有合作意向。”

他随即致电麦当劳。对方的回复让他喜出望外——项目已竞标成功,电子版合同正在准备中。

7月,双方正式签约。在此期间,团队主动联系到银联认证机构,做了信息安全检测,并及时反馈给麦当劳。“这赢得了他们的认可。”

次月底,非码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在麦当劳上海桂平路店上线。平台支持文件、程序的远程发布,优化了门店在业务和财务等方面的流程,帮助总部和门店更好地运营互联网业务。


系统能力上,团队也做了相应的扩容,由原先每秒并发3000笔交易提升到6000笔。

随后3个月,非码相继在全国2500余家麦当劳门店上线。“门店只需采购扫码枪即可,我们负责远程打通。”

在此期间,Derrick意识到部分客户粉丝积累数量超千万。“既然他们有这么多用户,应该以此为基点,构建自有互联网能力,而不仅仅依靠第三方业务能力。”

跟团队讨论分析后,Derrick认为非码不应只是一个互联网业务交换平台,除帮门店接入第三方业务外,还应为其构建自有互联网业务能力。

团队尝试帮门店增加外卖业务。不过,该业务涵盖订单、库存、产品上下架、配送、客服等环节。“比支付和卡券业务复杂很多倍。”


外卖业务的第一个客户是良品铺子。12月,团队交付业务。然而,系统虽接入了美团等第三方外卖平台,并实现了门店接单、库存管理等功能,却未满足客户在不同平台一键上传产品的需求。

合作宣告失败,团队陷入沮丧。反复讨论后,他们意识到这源于投入不足。“我们当时仅有1.5个人全职负责,而传统外卖平台需要上百人参与。”

服务30000家门店

恰在此时,项目完成720万元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英诺天使基金、可可资本和香樟投资。这促使Derrick决定重新开展外卖等业务。

去年1月,团队重新组建外卖业务小组。这一次,他们联系到了老乡鸡(安徽最大的连锁快餐)。后者外卖业务需求强烈。

strong>与此同时,团队还增加了顾客管理和会员服务业务线,并构建了O2O游戏平台、微店和商城。平台可对门店所有的顾客、粉丝、会员进行统一管理,包含顾客标签、门店标签、顾客忠诚度、储值卡、会员卡、积分、会员权益等,满足门店差异化服务和精准营销的需求。

6月底,非码外卖上线。平台除帮助门店构建自有外卖体系外,还满足第三方外卖的订单、库存、产品上下架、配送、客服等统一运营支撑和管理需求。

“截至今年2月,老乡鸡通过非码平台新增1.24亿元外卖业务,这让我们坚信帮门店自建外卖体系是可行的。”


下半年起,团队一方面继续拓展线下客户,一方面不断优化系统。“迭代频率由2015年的每月2次增加至每周1~2次。”

融资方面再传喜讯。去年12月,项目完成2900万元A轮融资,投资方为复容资本、华软创投。

至今,项目已服务46个品牌商家,覆盖30000多家门店。系统每秒支持并发2.5万笔交易,每月完成6500万笔,累计交易额为120亿元。

接下来,非码除在外卖业务、顾客管理、会员服务等门店互联网化整体解决方案发力外,还计划于今年继续推出12款互动游戏,并探索AR游戏应用场景,融入大数据,为门店提供更好的运营支撑和服务,从而让顾客收获更好的消费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