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码——互联网门店开放平台

2017-04-19 14:03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刘兴亮

2017年4月初,微信公开课公布了一个案例:

一家名叫「老乡鸡」的连锁餐厅,去年6月接入微信支付,通过便捷的支付服务快速积累粉丝,随后推出公众号外卖服务,与门店统一收银系统对接,让顾客在公众号即可完成点餐和支付,完成粉丝线上线下的转化。

2016年,结合微信支付与公众号能力打造的外卖服务,让老乡鸡的营业额增加了1.24亿元。

老乡鸡的微信外卖业务,开通仅仅半年,怎么就能多赚了1.24亿元呢?

据悉,他们有如下能力:

(1) 前端店铺体系,满足用户在微信公众号里下单;

(2) 门店库存对接和估清处理、菜品自动上下架、自动接单或一键手工接单等;

(3) 门店配送管理,包括门店自有配送、第三方快速配送的管理和调度,同时对配送费的设定和结算进行管理;

(4) 自动对账和报表处理,每天自动将对账报表邮件发送给各相关人员;

(5) 统一客服处理和业务监控,保证服务质量。

微信外卖,就是老乡鸡这个传统门店,升级为互联网门店之后的一部分。

老乡鸡将外卖系统、微信支付与小程序结合,实现了直接点餐、支付、订单查询,并借助这一整套系统对顾客消费行为、消费习惯、喜好等数据进行分析,实现对顾客的精准营销,并将全面打通门店运营、业务管理及营销合作等方面的能力,实现与门店生意无缝对接。

如此,老乡鸡这个传统门店,就升级为了互联网门店。

然而,老乡鸡这样传统的餐饮门店,又是如何玩转互联网+的呢?微信公开课的视频里,老乡鸡的数字营销总监介绍说,帮助他们进行门店升级的公司叫 「非码」

非码起初的想法是构建一个互联网业务交换平台,将各种渠道或平台的互联网业务接入到非码,然后非码使用最简单极致的方式接入门店,让门店很简单容易的就拥有所有的互联网业务。

比如:非码对接了支付宝、微信支付、翼支付、QQ钱包、银联钱包、工商银行、百度钱包等线上支付当面付和银联刷卡线下付等;

对接了100多种电子卡券发券渠道,包括点评、美团、百度糯米、天猫、淘宝、移动、电信、各大银行、保险公司、福利企业、其他大企业、各互联网业务平台(比如返利网、携程等)……;

对接了各大外卖平台(包括美团外卖、饿了么、百度外卖、京东到家、手淘等);

对接了微信卡包、支付宝卡券等等互联网业务渠道和平台,门店无需再单独跟这些平台去连接,只需要跟非码平台很简单的连接起来就可以。

当初之所以这么想,是因为非码的创始人Derrick和Zhiliang都是华为软交换实验室出身,对电信的信令协议体系比较理解,当很多的业务端需要对接和交换的时候,应该引入一个交换体系。

 比如,最早的电话诞生于贝尔实验室,两个人之间一对线就可以相互之间通话,多个人相互通话最早的做法就是进行拔插连接,在这种情况下电话业务是不能发展起来的;当有了七号信令之后,才有了交换网的出现,大规模的电话业务就是伴随交换网的发展而来的;通信信令也从模拟走向数字;从硬交换走向软交换;在这个过程中诞生各大运营商。

按照这个思路,门店和互联网之间,就应该有这样一套交换平台来支撑交换和连接。

除了交换和连接之后,这个平台还可以做什么呢?

比如有些大一点地品牌,都聚集了大量的粉丝,每次推文都好多用户在阅读和互动。这个时候,门店自己的互联网业务能力就必须跟上去。

这样的互联网业务包括:会员服务、外卖服务、顾客管理、微店、微商城、独立商城APP、游戏平台等等。

门店基于微信公众号推出门店自有的互联网业务后,这就对门店非常有利,门店终于第一次亲自touch她的用户,拥有了完整的业务能力和数据能力,而且消费者也逐步习惯和适应。

门店的数字化和互联网化可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门店的内部管理,包括门店的供应链、ERP、POS软件、仓储管理、HR、OA、财务等,是门店管理内部任务和行为的系统;另一部分是门店和消费者之间交易或互动等场景的支撑和运营系统,包括收银、卡券、外卖、会员、微店、游戏、电子发票等等。

第一部分的业务,十几年来已经很成熟了,也沉淀出了像用友、金蝶这样的大公司;

第二部分的业务,是这两三年的新需求,才冒出了非码这样的公司,他们提供门店和消费者之间的所有场景的运营支撑,通过构建覆盖所有消费和互动场景的互联网化开放平台,满足门店和消费者之间的所有交易和互动需求,持续升级门店的服务,持续提升消费的消费体验。

所以说,非码这样的公司,即是一个 互联网业务交换平台,也是一个互联网业务平台。

传统门户升级为互联网门店,势在必行。这样的互联网化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,也就应运而生。